“桑弘羊之问”诞生:陕西楼市新变化,不建学校不立项!

西南搜小狐 2019-11-28 10:34:0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众所周知,汉武帝是个雄才大略的君主,当然他也是个刻薄寡恩的人,他在位期间的六位大农令有五位或被处死或被罢官,唯有桑弘羊得宠二十年,这就说明了他的过人之处。桑弘羊出身商人家庭,十三岁时以精于心算入侍宫中。自元狩三年(前120年)起,在武帝大力支持下,先后推行算缗、告缗、盐铁官营、均输、平准、币制改革、

众所周知,汉武帝是个雄才大略的君主,当然他也是个刻薄寡恩的人,他在位期间的六位大农令有五位或被处死或被罢官,唯有桑弘羊得宠二十年,这就说明了他的过人之处。桑弘羊出身商人家庭,十三岁时以精于心算入侍宫中。自元狩三年(前120年)起,在武帝大力支持下,先后推行算缗、告缗、盐铁官营、均输、平准、币制改革、酒榷等经济政策,同时组织六十万人屯田戍边,防御匈奴。这些措施都在不同程度上取得了成功,大幅度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收入,为武帝继续推行文治武功事业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武帝死后的前81年,西汉著名的盐铁会议上,桑弘羊提出了著名的桑弘羊三问:1、帝国运转需要巨额的财政开支,光靠农业税根本不够,如果不执行这些制度,问钱从哪里来?2、一旦遇到战争、灾荒等紧急事务,国库却空空如也,怎么办?3、如果中央在财政等各个方面不对地方形成压倒性的优势,一旦地方势力膨胀起兵造反,怎么办?以上部分属于拷贝《“桑弘羊之问”在当代中国有解吗?》,话题太老,没有必要撰文,引用一下即可。

三秦都市报报道《陕12月1日起施行新规 新建住宅区不建学校不予立项》,标题说的很明确,以下为报道原文:

11月26日上午,记者从省司法厅、省教育厅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陕西省中小学校幼儿园规划建设办法》和《陕西省教育督导规定》(以下简称《办法》《规定》)将于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办法》和《规定》旨在解决孩子上学难问题。

省教育厅副厅长王紫贵说,《办法》将进一步强化衔接配套融合,通过在立项、规划、开工、验收这四个方面“四个不”的限制条款,强化了城镇住宅区配建学校的部门责任。如果新建居民住宅区没有按《办法》规定规划、设计、建设和交付使用学校的,发改部门不予立项,自然资源部门不得办理规划手续,住建部门不得办理开工手续、不予进行竣工验收备案,以这些刚性的约束来坚决维护学校专项规划建设的严肃性和权威性。

王紫贵说,当前,各级正在编制新一轮国土空间规划,结合贯彻落实《办法》,省教育厅已经联合省发改委、省自然资源厅启动了全省中小学校、幼儿园专项规划编制,各级教育部门将确保中小学、幼儿园规划建设任务完成。

陕西省中小学校幼儿园规划建设办法》:规划建设1500户以上居民住宅区的,应当规划建设幼儿园;规划建设3000户以上的,应当规划建设幼儿园、小学;规划建设3万人以上的,应当规划建设初级中学;规划建设10万人以上的,应当规划建设普通高级中学。

换而言之,随着政策落地,陕西省范围之内,或将建起大量的中小学,但一个问题诞生了,建设学校之外,房地产会引发什么连锁反应?

关于这一政策我们有四点解读与大家分享,仅作为参考:

其一,“新社区不建学校,不予立项”,是一种行政手段倒推房企建设学校的策略,以过去房企代建公园、水厂、垃圾场等如出一辙,无偿转交政府,算是一种快速建设学校的理性手段。其二,但新建设学校的要求执行,等于开发商成本再一次增加,大概算了一下,竞拍高地价、精装修交付、两个20%政策落地(公租房、共享产权房)、加大教育配套费、商业自持等条件落地,房企成本再次上扬,想要摆脱微利必须追求溢价。其三,尽管政策设计较好,但主城区大面积土地已经不再可能,因此,这种新项目标准或将在新开发区落地,例如西咸、咸阳、临潼、高陵等落地。还有便是过去城改烂尾盘收购,因为,土地批文较早,是否按照这个标准落地,或是两说。其四,这一规划影响之后,规划越大出血越多,房企对于规划大型社区或将积极性降低,新开发区是否持续诞生大社区,恐怕也要看土拍约束条件。2018年西安取消学位房、学区房概念之后,建设学校促进销售这一铁律被打破,房企对于建设学校兴趣更低。最后简单小结一下,这一优质政策落地之后,刺激房企摘地盖学校,但人们在享受高配套学校资源的同时,一部分人或将增加房价伤害。但如果不盖学校,就是普遍伤害。但我们要强调的一点,是西安基础教育资源紧缺,但最缺的还是如五大名校的高质素教育资源,学校数量爆发式增长,是否意味着谋求“五大名校”教育资源的人,就此满意?这一点还需要以后去验证,但有一点一定是提前到来,就是房价的提前兑现,此前,我们对于楼市的判断是“2018年做杠杆+2019年做挤压”,现在来看,确实如此。把所有的城市福祉(建设地铁、学校、公园、修桥铺路、建场馆、垃圾场)大量捆绑在土地这辆战车上,寄希望于楼市热销拉动出让金反哺城市建设,但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网上最热衷于喷某些城市卖地之类,其实最为无聊,两千年没有解决的问题,让当代解决)当然,这就如同是“桑弘羊之问”?两千年没有能够回答的问题,我们这一代人的生命长度恐怕难以达成。

来源:徐三刀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