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别墅整治续闻:赵红专及多位前省市领导的违建被拆!

21世纪新思维 2018-08-30 09:09:38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8月中旬,大批施工人员和拆卸设备进入枫叶新新家园。这个往日因居住环境、物业服务、学区位置而闻名的高档住宅社区,突然变得闹哄哄。 在监狱里的赵红专大概也不会想到,在他落马N天后,位于高新区的家因违建,部分被拆了。 贴在小区门上禁止不动的通知:接西安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限期整改通知书》,今日起将对

8月中旬,大批施工人员和拆卸设备进入枫叶新新家园。这个往日因居住环境、物业服务、学区位置而闻名的高档住宅社区,突然变得闹哄哄。

在监狱里的赵红专大概也不会想到,在他落马N天后,位于高新区的家因违建,部分被拆了。

贴在小区门上禁止不动的通知:接西安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限期整改通知书》,今日起将对枫叶新新家园小区1—4号楼楼顶局部违建进行拆除……

让小区业主疑惑的是,违建都四五年了,怎么今天突然要拆了?

答案来得很快。高科集团官网新闻显示,新新家园违章加盖拆除工作是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和“四改两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知情人讲,除赵红专外,还有多位已退休省市官员的家都在拆除范围之内。同时,拆除枫叶新新家园部分违建是整个秦岭别墅违建治理的一部分。

与甘家寨、东辛庄、西辛庄拆违不同,整治枫叶新新家园违建,纪委是主导。

枫叶新新家园开发商高新地产更是不敢怠慢,积极配合。按高科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贾长舜的话说,新新家园违章加盖拆除工作是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和“四改两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集团公司和高新地产必须深刻认识此次拆除工作的严肃性、重要性、紧迫性,切实提高政治站位,以严肃负责的态度,做到率先拆除、加快拆除、彻底拆除。

枫叶新新家园的违建集中在1—4号楼,全是一梯两户,10层,3个单元。加盖的部分在顶楼,单层变成了复式,复式则变成了三层,违建共11户。

现场工作人员表情严肃,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一、赵红专和他的心腹们的那些事!

对西安人来说,枫叶新新家园并不陌生。因为高新一中的学区房以及“省级园林居住区”的称号,这里曾让不少人艳羡。

但该小区多次被聚焦,却是因为赵红专。

2010年至2011年,陕西科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某找到赵红专,请赵为其公司所开发的卡布奇诺国际公寓和卡布奇诺国际社区房地产项目,在土地征用等方面提供帮助。赵答应后,多次向航天产业基地土地局时任局长的李某作了安排。

周某为感谢赵的帮助,2010年国庆节后一天,在高新区新新家园小区赵的楼下,交给赵妻10万元人民币,赵知道后仍予以收受。

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周某又在新新家园北门口,送给赵10万美元。

2011年春节前,时间依旧是选在晚上,依旧是在小区北门口,周某再次送给赵红专60万人民币。

此外,陕西铭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某某,为感谢赵红专在香榭兰庭及香兰岛房地产项目上的帮助,于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在新新家园北门口,送给赵40万元人民币。

2015年春节前的一天,在新新家园北门口,周某某送给赵40万元人民币。

2015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在新新家园北门口,周某某又送给赵30万元人民币。

此外,陕西工科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石某某,为感谢赵红专在其项目上催要工程款的帮助,2012年中秋节前的一天,在新新家园小区北门口,石某某送给赵20万元人民币。

今年5月,赵红专受贿案的庭审记录中,枫叶新新家园出现的频率极高。

据统计,赵共计受贿两千多万,其中在枫叶新新家园受贿200万人民币和10万美金。

二、即将牵扯出的多位省市前官员?

能惊动纪委的,当然不止已落马的赵红专。11户违建里面,其实还牵扯更高级别官员。

知情人士透露,赵红专家原建筑面积为300平米的复式结构,位于顶层。在其主政高新区之后,给自家楼顶用财政资金又加盖了一层(变成三层复式,共约450平米)。为掩人耳目,此后赵又给10户时任省、市领导家加盖了一层。

枫叶新新家园拆违的意义在于,它将过去西安市腐败流毒一手打造的违建工程拆掉了,尽管其中涉及多位曾经的省市领导。

同时,它对整个秦岭违建拆除也有着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

三、北京多次点名,秦岭违建为何屡禁不止?

建在秦岭北麓山坡上的一处别墅项目“国岭”,其广告词为“国之龙脉,岭立天下”。

拆除—建设—再拆除—再建设,违建别墅仿佛成了“打不死的小强”。“专挑软柿子捏”的整改也是一种敷衍整改、一种隐蔽性更强的形式主义和假整改。如果所有地方遇到硬骨头都绕着走、既不较真也不动真格,都等着中央来“接盘”,那么,地方政府又是如何守土有责的呢?

这几个月,秦岭北麓西安境内的违建别墅再次成为舆论焦点。之所以用了“再次”,是因为当地对这些违建别墅的整治已经持续了十余年。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分别于2012年、2014年、2016年对这一乱象进行过报道,而结果却是问题比之前还严重。

这十多年间,若说地方政府毫无作为显然有些冤枉。从媒体报道来看,当地的整治工作从未停歇。比如立法建制层面,2008年3月起实施的《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2011年审议通过的《大秦岭西安段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和《大秦岭西安段保护利用总体规划》、2013年10月起实施的《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等,均有严格控制、限制或禁止在秦岭相关区域山体坡开发商品住宅、别墅等房地产项目的规定和表述。执法层面,早在2003年、2004年,陕西省政府便已开展了对秦岭违建别墅的专项整治工作;近年来更多次表示清查出数十栋、上百栋违建别墅,并进行了拆除或没收整改。而问责层面,当地官方通报显示,2014年11月,110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90人受到组织处理;2015年,137名干部被追责,其中县处级以上56人,3名厅局级干部被立案查处。表面看,这似乎应算是一份“积极有为”的“成绩单”,而事实上,拆除—建设—再拆除—再建设,违建别墅仿佛成了“打不死的小强”。对此,当地政府部门如何给公众一个解释?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国土资源系统相关人员分析,这种案件的处理往往是“好处理的处理,难处理的就处理不下去,越积累难度越大”。言外之意似乎是,整治行动先挑软柿子捏,然后,就可以据此对上级有了交代。而不好惹、惹不起的,就“绕着走”“以后再说”。这不禁让人想起有人点评《西游记》的那句玩笑话,“有后台的妖怪都被接走了,没后台的都被孙悟空打死了。”

执法、整治专挑软柿子捏,权衡来权衡去,不想得罪人,因此执法总留一些“尾巴”,这是社会治理、生态保护应有的态度和方式吗?前人把难题留给后人,新官又不理旧账,最终只能是小痈养成大患,惊动中央派人来整治。

中纪委最新一轮巡视对一些地方政府的“软问责”进行了生动概括:高举轻放,“软”问责多、“硬”问责少;问责“虚晃一枪”,感情用事;有选择性地进行问责。对照起来,陕西省对秦岭违建别墅的处理和问责是否存在类似问题,值得反思。

最近一段时间,中央环保督察组将对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作为督察重点,曝光了不少地方和企业。某种角度上说,“先挑软柿子捏”甚至“专挑软柿子捏”的整改也是一种敷衍整改、一种隐蔽性更强的形式主义和假整改。

敢于啃硬骨头、涉险滩、闯难关,这是近年来屡被提及的改革精神和治理理念,实际上也是对各级各地政府部门工作提出的要求。可有些地方偏偏心存侥幸,只挑软柿子捏,是执行能力不行还是缺乏担当?如果所有地方遇到硬骨头都绕着走、既不较真也不动真格,都等着中央来“接盘”,那么,地方政府又是如何守土有责的呢?

为秦岭违建别墅问题,国家高层领导已经作了6次批示指示——地方政府觉得这个“纪录”挺“光荣”?希望秦岭违建别墅能尽快有一个令公众满意的整治结果,也希望存在类似问题的地方能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

四、秦岭别墅违建是怎样野蛮生长起来的?背后的“故事”须深挖!

当初这些别墅是怎么“野蛮生长”起来的?问题曝光后为什么又迟迟“下不了手”?理论上来说城管部门或林业部门就能解决的事,偏偏多部门“抽刀断水”迟滞难决,谁能相信这背后没有值得深挖的故事?

自7月30日起,陕西省针对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开展大规模专项整治工作。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陕西省委成立专项整治工作专班,于8月至9月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开展彻查整治。目前,西安境内202栋违建别墅已拆除148栋,后续相关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强力推进中。

违规别墅“满山开花”、私建院子“屹立不倒”——长期以来,这是秦岭北麓的一大怪象。这些年,舆情汹涌,成群的违规建筑已经成为拷问地方生态保护的一张试纸、检阅地方权力规矩的一个舞台。好在本月初,陕西已展开雷霆行动,表态要“全面彻底整治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更附加了“整治不彻底坚决不收兵”之慷慨决心。

俗话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违建别墅从“三五成群”发展到“绵延成景”,前后不下十年的光景。敢在素有“国家中央公园”之称的秦岭上任性建别墅,这胆子果真不是一般的大。这是一场不法官商的合谋:少数开发商长袖善舞,为了利润而践踏青山绿水;地方权力者“庸懒散慢虚”,守不住自家生态责任上的一亩三分地。平了山头、污了环境,乱了秩序、伤了民心……小问题迁延难绝,最终活生生拖成了“硬骨头”。这说明了一个最基本的共识:秦岭“长”别墅,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少数领导干部。

巍巍大秦岭,悠悠生态情。像保护眼睛一样守护好绿水青山,就要在生态环保典型乱象上刮骨疗伤。这些极难修复的自然生态资源,以前是涸泽而渔的“穷破坏”,现在是据为私有的“富破坏”,但不管是怎样的破坏,都该付出应有代价。

不过,拆了这些违建别墅应当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更为关键的两步要走:一是认领责任、明确罚则,不能一拆了之;二是常态防护、厘清权责,重在生态修复。

《桃花扇》里有句著名的唱词,“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秦岭上的违建别墅、深山里的私家小楼,大概是不会继续往前“奔走”了。风气的河清海晏、市场的天朗气清,迟早会在公共治理现代化的征程中照进现实。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数百栋违建别墅的短命史,当成为环境保护之镜鉴、成为美丽中国之镜鉴。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